创造期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造期刊 > 《创造天地》2020 > 正文

好文共读 楚怡工业学校创办者初期办学思想、办学特色回溯与探析

作者:   来源:湖南省创造学会秘书处      发布日期:2021-04-13   浏览:

楚怡工业学校创办者初期办学思想、办学特色回溯与探析

作者:袁杰伟(新化县楚怡工业学校)

摘 要:文章简要回溯了楚怡工业学校从1910年开学到1952年下半年42年间的办学历程,并对楚怡工业学校初期的办学思想、办学特色进行了探析。创办者陈润霖是一位以教育为己任的爱国教育家,怀着工业救国的办学理想,确立了“从干中学,从学中干”的办学思想,“自动、自学、自治”的三自精神,具有开创性意义。学校注重实习课课程的设置与实施,根据社会迫切需要设置专业,注重培养学生强健的体魄,因而培养的学生能力强、品格正,为社会发展做出了时代贡献。

关键词:楚怡工业学校;创办者;办学思想;办学特色

2019年11月,湖南省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在“楚怡”品牌传承院校、湖南省工科类代表性高职院校调研时强调,湖南具有崇文重教的优良传统,创办于上世纪初的楚怡工业学校培育了大批经世济用之才,要传承“楚怡”职教历史、弘扬“楚怡”职教传统,用心培育更多适应新时代需要的高素质技能人才。回溯楚怡工业学校42年的办学历史中,楚怡工业学校为中国近现代工业和科学技术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甚至可以说,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一、楚怡工业学校创办者

楚怡工业学校创办者是我国著名教育家陈润霖。陈润霖旗帜鲜明地向封建统治阶级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千年神化的旧教育体系挑战,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其勇气之嘉,实堪钦佩。

(一)创办者简介

1879年,陈润霖出生在“楚南望邑”新化县青石街陈家大院。1890年秋,陈润霖得伯父陈国卿的资助,来到本县城厢书院就读。他天资聪颖,过目不忘,奋力学习,深得老师和长辈的称赞。崭露头角的陈润霖,与陈天华、杨源浚被人并称为“新化三杰”。1898年,陈润霖19岁时考取了秀才。第二年(1899年),陈润霖进了岳麓书院。1901年,湖南省首次选派公费留日学生,陈润霖受派遣进入日本东京弘文学院习师范。留日期间,陈润霖又以成绩出众,得到校长嘉纳治五郎的接见,嘉纳氏问他今后之志,他回答:“归国后不愿为官,愿以兴办教育为己任。”

(二)创办者办学脉络简介

陈润霖回国后,先在常德府中学任监学(教务主任),不久就辞职,于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陈润霖于长沙北城租贡院西街靖州试馆为校舍,创办了楚怡实学堂。命名楚怡,意即“惟楚有才,怡然乐育”开始仅有学生7人,陈润霖照样满腔热情地为他们上课。几年之内,该校由小到大,发展成为一所六年制12个班级的完全小学,有学生600余人,成为湖南省第一流小学。

1909年,陈润霖开始筹办楚怡工业学校。初创时的湖南私立楚怡初等工业学堂,条件十分寒伧。办学地点是一个祭坛,是 祭奠湘军阵亡将士的场所,面积仅40方丈。这可能是世界为最为“袖珍”的学校之一。而且佃约规定:不得改变原貌。于是,只能以客厅作教室,祭坛作卧室,四分之三住学生,四分之一住职工,前厅作实习工场。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之下,1910年8月,湖南私立楚怡初等工业学堂开学了。

1922年,稻谷仓新校舍初步建成,建有西式三层教学大楼一栋,四周砖墙都是用城墙砌成的,非常牢固。有教室十间和礼堂、办公室、实验室、仪器室、药品房、图书阅览室等。三楼则为教师住房。另外还建了个机械工场和一个翻砂、铸造厂房。至此,学校终于奠定基础,成为一所宏伟的中等工业学校。而毕业生的能力水平,大都达到了高等工业大专院校的程度。

1926年,学校改名为“私立湖南楚怡工业学校”。1927年,稻谷仓教学基地扩购完成,陈润霖筹得经费购买制造局旧址相邻的民房,永秾花圃及曾忠襄祠废址后,总面积已达千余方丈,作为扩建稻谷仓校舍用地。楼四周植树,环境优美,校园后面是苗圃。最东端则是一个不足千平方米的操场,是体育和军训活动的场地。寄宿生第一年大部分在学校租用的荷花池一侧百善堂内的临时宿舍,二、三年级的高班学生,则住进稻谷仓校园内的宿舍。

1936年,楚怡举行三十周年校庆,抗日呼声成了庆典的主旋律。1938年11月13日凌晨,长沙“文夕大火”之中,楚怡“三校一园”化为灰烬,自此开展了辗转办学之路。1939年春楚怡工业学校在陈润霖家乡新化复课。1945年抗战胜利,撤离长沙的各大、中、小学都纷纷计划迁回原址复校。1949年8月,长沙和平解放。1951年楚怡高级工业学校并入新成立的湖南工业学校。

二、初期办学思想

(一)“从干中学,从学中干”的办学思想

陈润霖结合当时中国的国情,从工业救国、教育救国出发,吸取外国的先进教育经验和科学技术,为我所用。楚工的教育理念,延续了楚怡小学和楚怡中学的办学理念,可以概括为:从干中学,从学中干。如果说楚怡中小学实行“从干中学,从学中干”的理念,“干”还践行得不充分的话,那么在楚怡工业学校的教学中,“干”便是一个最突出、最鲜明的特色了。因此,虽属初创,楚怡工业学校很快远近闻名,生源爆满。

“干”就是要“学成致用”,陈润霖认为学工业不能只在书本上学,在教室里学,要特别注重实践与应用;特别重视学以致用,主张工业教育要为生产建设服务,要把课堂讲授的知识应用到生产实践中去。学了不能用,等于白学。

(二)“自动、自学、自治”三自精神

19世纪中晚期,随着洋务运动的开展,中国的职业教育逐渐发展起来。湖南的职业教育是比较发达的,与基础教育并驾齐驱,其专业涵盖已具一定的广度。陈润霖革除清规戒律和陈腐的教育方法,倡导“自动、自学、自治”三自精神的新教育方法。先在楚小实施,卓著成效,名盛一时,楚工随之推行,全面开花。

“自动”是学习的内在动力,要求明确学习目的,做到自动勤奋好学,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楚工课程十分繁重,专业课二十多门,基础课十余门,加上其他课程,每周四十多个课时,如不自动勤读苦练,很难完成学业。学校重视培养学生的爱国主义精神,使其认识到立志学工是为了振兴中华,发展工业。要以此为己任,将来为祖国建设作出伟大贡献,由于启发了学生的求知热忱,形成了孜孜不倦的学习风气。

“自学”是学习的最佳方法。学校特别注意创造学习条件,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课堂教学不是填鸭式的照本宣科、生搬硬套。而是引导学生独立思考、善于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实习教学不是教师示范了事,而是学校不惜重金购置设备,做到学生人人动手,独立操作。例如机械科的实习工场,可以容纳全班学生同时上机床操作, 且有经验丰富、技术熟练的师傅现场指导。又如矿治科的定性、定量、矿砂等化学分析,每人一个试验台,一套试验设备,由本人长期保管,使用时应心得手,极为方便。上述各种情况,不仅增强了自学能力,而且激发了学习兴趣,因此,学习虽然艰苦,然而亦乐在其中。

“自治”就是自己管理自己, 这也是楚怡治校的优良传统之一。学校有校规,但不是要学生盲目服从,更不轻易处罚学生,而是要让学生心悦诚服。通过谆谆诱导,使其接受精神文明教育,重品德、讲礼貌、守纪律。楚工的课程繁多,学习任务重,因此对学生的课余时间不作硬性安排,可以自由活动,以资调剂身心。由此培养学生自觉遵纪守法,比 “自治”早已成为楚工校风。

(三)工业救国的办学理想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军用物资紧俏,矿砂价格猛涨,湘赣及西南诸省矿藏丰富,急待开发,但矿业技术人才奇缺,在此关键时刻,陈润霖适时停办应用化学科,集中教学条件和力量,改办采矿冶金科,为夺回矿业开采自主权准备技术力量,办学体现了鲜明而强烈的爱国情感和民族精神。

1926年大革命时期,国共合作,誓师北伐,地处要冲的湖南,出现难得的政治大好形势。公路建设逐步发展,需要大量土木工程技术人员。当时只有湖南大学土木系培养此类技术人才,难以满足需要。为此,陈润霖得到周凤九和工程界、教育界名宿的鼎助,于1928年招收了土木科第一班学生。“没有楚工学生就没有湖南公路”,这是社会的公认,楚工学子对我国特别是对湖南公路建设贡献之巨可以想见。

三、初期办学特色

(一)注重实习课和名师指导,在实践中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

陈润霖还主张既要有理论知识,特别是基础专业知识,又要有娴熟的操作能力,强调在教学中培养锻炼身心健康的人才。

1.楚工的教学计划特别加强了实习课、实验课、测量课和制图课

实习课、实验课、测量课和制图课的时数在整个教学时数中占的比例相当大。机械工场隆隆的马达声,一天八小时不停开,供学生实习;平时一、二年级在校实习;毕业班分别派到工厂、矿山、公路实习。故楚工毕业生业务精通,动手能力相当强。

2.楚工的各科教学实验设备和机械工场设备特别完善

陈润霖为了完善三科的教学设备,不辞辛劳,四处奔走,筹措经费,投入巨额资金,至使学校的教学仪器设备和工场机械设备十分完善,堪称湖南工业中专之冠。例如土木科的测量仪器,除一般的平板仪、水准仪外,还购置了三台进口的精密经纬测量仪器。机械科的实习工场规模相当大,设备相当好,有六马力的柴油发动机一台。一九三八年又添购了一台德国制造的四十马力的煤气发动机。各种机床,如车床、刨床、钻床、插床、冲压床等二十多台,还有一个翻砂场和铸造车间,附带还有木模车间,有熟练工人师傅多人,指导学生实习操作。工场同时可容纳三四十人实习,即人人有实习的机会。矿冶科的分析化验室有精密天秤多架,做分析试验的各种化学器具和化学药品,各种矿石标本,一应俱全。

3.楚工的教师才学渊博,经验丰富,教学认真负责

陈润霖有伯乐之风,善于网罗人才来校任教。楚工的教师留学生者不少,如周凤九留法,钟伯谦留美,吴伟常、成希文、丁状猷、黄正学、黄汉江等人留日;有的是大学教授,如钟伯谦、萧鉴秋等人是湖南师范大学的教授;还有些人是工程师,如周凤九是湖南公路局局长兼总工程师,罗石坞是湖南黑铅炼厂总工程师,陈耐松、唐汉三、王瀚心等人都是有名的工程师。楚工师资力量之雄厚,省立高工、六职等校都难以企及。

(二)顺应社会需要设置专业和学制,让学生充分服务社会

1.机械科的专业设置涵盖了当时民生工业的各个方面

楚怡最早创办的是金工科。陈润霖认定“欲讲求各种工艺学科,必先研究机械工学”,所以首先从办机械专业入手。1910年创办金工科,辛亥革命后正式改名机械科。机械科的设置得到辛亥革命元老曾继梧的帮助,曾继梧是军人出身,机械科最初也是从军工需要出发,后转向民生必需的机械工业,同湖南第一纱厂有着密切联系。当时,中国棉纱为日商控制,约占其总额的70%。抵制日货,必以国货抵挡,湖南纱厂是当时省内唯一的纱厂,在湘军阀都想盗卖,斗争十分激烈。楚工毕业生出于爱国情怀,毕业后加盟第一纱厂,成为纱厂的技术骨干。楚工毕业生不但在技术上成为骨干,而且在反对盗卖的斗争中始终走在最前列,从而加深了楚工与民族工业的关系。

2.矿冶科的设立紧贴社会需要

1949年以前,开办矿冶专业的只有少数几所大学,楚怡工业学校是唯一开办矿冶科的高级技校,楚工矿冶成为湖南矿冶人才的培训基地之一,毕业生成为湖南几处大矿的技术骨干,同时又是反对盗卖矿产主权的前哨卫士。矿冶毕业生为发展湖南民族工业,维护民族利益,起到了重要作用。

3.土木科的设立解决公路建设的人才瓶颈

土木科于1928年春成立后,至1938年抗日战争初期,10年之中有7个班毕业生共计168人,绝大多数同学都成为湖南省公路工程界一支新生的巨大的,也是不可缺少的技术骨干队伍。

(三)重视学生思想、体育等教育,注重人才的全面发展

1.重视学生思想,培养学生的情怀与素养

陈润霖非常重视学生的思想教育,以进步理念教育学生树立为祖国勤奋学习的思想,树雄心、立大志,为国为民,做有道德有骨气的人。陈润霖早年亲自讲授修身学(后来又叫公民课),以反帝反封建、振兴中华等思想教育学生,鼓励学生立大志、学本领,列举古往今来许多模范人物的优秀事迹,教育学生效法前人。陈润霖非常佩服谭嗣同,传播谭嗣同反君主专制思想,和视死如归的精神。全校性的大集会,是陈润霜亲自对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好机会,每当陈润霖讲话时,全场鸦雀无声,讲完后,学生报以热烈的掌声。师生称赞说:“听老校长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陈润霖要求老师对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除了爱国主义教育外,还要求老师进行精神文明教育,要求老师以身作则教育学生做人的道理,进行品德教育、礼貌教育、纪律教育和劳动教育等。社会上公认:楚怡的学生很讲文明,有礼貌,守纪律,爱劳动,讲卫生。

2.重视体育,让学生有强健的体魄

陈润霜提倡体育运动。楚怡的露天体育场设备非常完善,有大小蓝球场,同时可作排球场、网球场和小足球场;有砂池、单杠、跳高架、秋千、浪桥、爬杆、翘板、跷梯;篮、排、足、网球等,每种球同时有十几个,供上课和课外活动用。

为了使学生在雨雪天照样能够上体育课,锻炼身体,于1920年兴建了一座大规模的现代体育馆,馆内设有篮球场,是学生朝会、晚会场所。也可作旱冰场,学校备有冰鞋,提倡滑冰,当时在长沙是首屈一指的。学校每年举行运动大会,学生成绩之好,遐迩闻名。一九一八年八月起,学校发行《体育周刊》,由黄胜白(黄醒)、张白黄老师主编,全国发行了60期。

楚工体育课的特点,主要是利用课余时间开展体育活动。从五四运动开始,学校规定每天课余体育活动不得少于40分钟,而实际体育锻炼时间往往超过学校规定。

总之,楚工学生在学校的精心培育之下,人人学得扎实,大都成为有用之才。楚怡工业学校的发展对于近代湖南教育、近代湖南职业教育、近代湖南社会产生了重要影响,推动了湖南早期职业教育与基础教育并驾齐驱的发展,为湖南的职业教育起到了先驱的作用。

【作者简介】袁杰伟,湖南新化人,新化县楚怡工业学校教师,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客座教授,湖南区域文化基地特约研究员,研究方向:纪实文学,梅山文化。